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476 他的信任给了谁

    欧阳龙像是一瞬间被抽空了精气,颓然地垂在椅子上。

    “那一年经济危机,封龙又闹幺蛾子,姜总在海外的产业受到了不少波动,原本说好的两笔巨额资金,拖了两个月才给……

    我是担心……当时的星越不比现在全是生面孔……他们那群人里,我每一个都认识,知道有些家庭不容易,有些遇到了很大的麻烦……

    如果……如果公司为了两方权利争斗,把员工们都搞散了……哪怕只有一段时间,也足够摧毁他们的家庭了……

    我……我承认自己是有私心,我也担心姜总顾不上这边……所以看着封龙融资,势力越来越大,很多事情便选择了不汇报……选择了沉默……”

    阎月清听笑了:“既然你先选择放弃了姜总,那么也别怪姜总后来放弃星越啊。”

    周绝听的直摇头:“老欧,你胡涂啊!我虽然来得晚,却也听说过当年经济危机时,封龙与姜总的所作所为!姜总那会儿远在海外,受到的冲击可比我们大多了!即便如此,两笔巨额资金仍是打了过来!

    封龙呢?他做了什么?他一早就得到消息,提前准备好了钱,硬是掐着不给公司渡过难关,直到姜总的钱到了,他才假模假样的拿出来!

    我听说当时公司有好几个大项目因为资金问题搁置,姜总远在万里仍然心系公司,封龙却趁着这个机会落井下石,逼走了好多员工!难道你以为,真正解决问题的,是封龙后来补救投入的六千万么?!不!是姜总转过来的那两个亿啊!”

    这段往事,算是公司的秘辛了。

    有些人,纯属养不熟的白眼狼。

    公司里有许多人如此。

    姜玉投资星越时,不少看着星越的待遇好,纷纷涌了进来。

    可经济危机时,人心惶惶,都担心在海外的姜总会破产,担心那笔说好的钱打不过来。

    欧阳龙与姜玉断联了一个来月,直到第二个月才联系上她,得到对方肯定的答复,心里终于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然而这一来月的担惊受怕,已经让他的心境起了变化。

    封龙表面工作做得好,公司危机时在外面努力筹集款项。

    所以,即便姜玉明确地表示:可以趁这次机会,把异己排除,将公司拿回。

    欧阳龙仍是担心……万一……万一姜总再突然消失呢?万一姜总的资金到不了位,上下几百号员工该怎么活?

    如此,他心软地放了封龙一马。

    想着……姜总那边真遇上了困难,好歹有封龙的钱能让公司渡过危机。

    现在想来,姜总便是从那以后起,再也不关心星越的事情了吧?

    欧阳龙悔恨地用手捂着脸,泪水大颗大颗地从指缝中漏出:“对不起……对不起……是我错了……姜总那么信任我……才一个月时间的危机,我明明可以号召公司上下挺过去的……

    是我不信任姜总,想着要留后路,才放弃了这么好的机会,让封龙从此有了话语权……都是我的错……是我对不起姜总……对不起大家……”

    他哭得非常惨烈。

    任谁看了都有点不忍心。

    毕竟,欧阳龙当时的心境,是可以共情的。

    作为普通员工,能在那种情况下为大家保住工作的领导,他们怎么能不爱戴呢?

    可是作为老板,不信任自己的下属,在明明可以拿回主权时选择了沉默,姜玉又怎么可能不失望呢?

    “如你所言,姜总的产业很多,经济危机时,她受到的重创也更多。”阎月清深吸一口气,平静地道出事实,“那段时间,多少富豪破产?多少老板卖公司跑路?姜总的钱不过晚到了两个月,公司竟就挺不过去了么?

    出现问题时,难道就该老板一个人努力?平时拿工资的员工呢?怎么不努力?等着来人拯救他们么?”

    在没有派系争斗前,姜总的钱就算晚上三四个月,也不见得会动摇公司根基。

    是那个人心惶惶的年代,加速了信任的流逝。

    才两个月,所有人都觉得——姜总放弃了他们。

    就连正常的公司运营都要靠着封龙的钱来续了?

    这本身,就是不合理的!

    里面,固然有封龙偷偷操作几年的缘故,更大的原因,不还是自私自利么?

    平时拿着公司的高额工资、奖金福利,到了难关就只想保全自己!

    那么,那个远在海外,有许多产业受到重创,依旧没有选择卖掉星越这个小产业回血,而是又筹集了两亿资金拨过来相助公司的姜玉……

    是有多么的冤大种啊!

    欧阳龙的心软,滋生了封龙嘹喨的尖牙,也让姜玉明白,这里员工的情况。

    还投钱就是傻子了!

    周绝遗憾叹气:“怪不得……怪不得后来姜总再也不管星越的事情了……是我的话,我也寒心不愿意管了啊!没把股份直接卖出去让封龙糟蹋,都算是对星越最后的感情了。”

    欧阳龙哭的快撞墙了。

    阎月清道:“行了,有什么好哭的,都已经过去这么久了。”

    欧阳龙的声音戛然而止,他像是想到什么,从泪水里抬起头来:“姜总……姜总把股份给了月总……是不是……是不是想再给我一次机会?”

    阎月清没有正面回答他:“以后,你自己当面问她。”

    当面?

    他还有机会……能跟姜总当面磕头道歉么?

    阎月清淡淡地扫了在场人一圈:“今天,提欧总的事情,并不是我翻旧账。姜总把股份给了我,未来,我自是要延续她的梦想,将星越发扬光大……

    但如今的娱乐圈一日千里,我有心,不代表星越的人也有这个心。接下来,我会对星越做出很多整改,留下积极努力的,踢开懒惰无能的!这样一来,星越恐怕又要动荡不安了……”

    周绝听明白了:“无论如何,我始终,站在月总这一边!”

    欧阳龙同样表态:“我错过一次,我……我不会再错第二次!”

    薛弋看看周总,看看欧总,最后牢牢把目光锁在了月总脸上:“我明白了!月总,您说的两个条件,我都答应!”

    这是一场豪赌!

    他以前没有那个勇气,敢答应这样的条件。

    今天,他终于明白,勇气——是信任给的!

    他不信自己,但他相信月总,有这个能力!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