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    看着挂掉的联络器,唐哲宁忍不住比了一个yeah。

    莫晋都忘了之前让她给他送花界的话。

    就是这样,就该这样!

    她觉得爽极了。

    中午,宁丽过来找唐哲宁一起吃饭,结果两人还在茶水间,莫晋的电话就打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见唐哲宁蹙眉,宁丽问道。

    唐哲宁歪头,“莫晋约我出去吃饭。”关键这厮还说为了她逃了训练。

    【我好像让你生气了,对不起,给我一次补偿的机会吧,我可是特意逃了训练出来找你的。】

    她不由嗤笑,其实,莫晋和狗男人这样的,最可恶的不是此时的装模作样和处心积虑,而是他们……一旦把人骗到手了,就一丁点也不愿意装,直接原形毕露了。

    “那就去啊。”宁丽笑道:“下次我们再一起吃饭。”

    唐哲宁没有反驳,吃饭就吃饭吧,狗男人正儿八经哄人的时候,其实挺让人愉悦的。

    不过还没走到电梯口,褚机危的电话就打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唐唐?”他的声音带着十二万分的急切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唐哲宁被他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阿姨说你去上班了?”褚机危心想唐唐哪里会上班啊,要是因着这个被拆穿身份……

    “对啊。”唐哲宁道:“你放心,我已经花了一上午的时间弄清楚上班要做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褚机危半信半疑,“真的?“

    “嗯。”唐哲宁转变话题道:“不跟你说了,莫晋打电话约我吃饭,等吃完饭再联络。”

    “等……”褚机危话还没说完,电话就被挂断了。

    他急得不行,唐唐那么小,她懂怎么谈恋爱吗?那个莫晋又是个修者,虽然这个秘境不能杀生,但要是挨打……

    “怎么了?唐唐怎么说的?要一起出去吃饭吗?”镇长夫人在旁边问道。

    褚机危刚刚打电话的理由就是想请她出去吃饭。

    “她跟男朋友有约。”褚机危一脸无奈道。

    镇长夫人一怔,随即道:“这倒是难得,莫晋居然会请唐唐吃饭。”唐唐今天带了饭盒,不出所料应该是莫晋提出一起吃饭。

    “怎么说?”褚机危不由打听。

    他这会就像是听说自家未成年女儿谈恋爱的老父亲,心情要多焦虑有多焦虑,要多担心有多担心。

    偏偏他还不能说你别去,可气不可气?

    镇长夫人道:“那孩子家庭条件比较差,虽说是修者,但现在还在念书,花用的地方比较多。因此,平时吃饭多是唐唐请他比较多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是吃软饭吗?”褚机危脱口道。

    “也不能这么说。”镇长夫人通情达理道:“人家就那个条件,唐唐又是我们打小宠大的,吃用的东西都不便宜,便是谈恋爱,也不能让人家这般破费。而且,他到底是修者,此时的拮据也只是一时的,不好多计较。”

    褚机危发现,镇长夫人对莫晋与其说是嫌弃,还不如说是怕。

    怕唯一的女儿会遇人不淑,更怕对方会伤害自己女儿。

    毕竟,那是一位修者。

    而普通人遇上修者,想来只有束手无策的份。

    “阿姨,我有些不放心唐唐,您能不能把唐唐上班的地方告诉我,我想去看看。”褚机危实在不放心,索性开口要求道。

    镇长夫人有些惊愕,“你……对唐唐……”

    “您别误会。”褚机危赶忙解释道:“我就是把她当成自己妹妹,看她那么小,所以不放心。”

    镇长夫人也不知是信还是没信,却是将女儿上班的地址告诉了他。

    莫晋约唐哲宁吃的是一家异域餐厅,这边有几个特色菜非常好吃,原身跟他提起过。但因为这家异域餐厅的价格实在是贵,便是唐哲宁也不是能轻易消费的,所以两人一直都没有来过。

    换做原身,莫晋将她约到这个他以前没少嫌贵,还说不值得花那么多钱吃一顿的异域餐厅吃饭,肯定会非常动容,不管之前发生了什么事情,都能一笔勾销。

    但是唐哲宁……

    她停在门口,小声对莫晋道:“我今天带的钱不多。”

    吃饭前得先把谁付钱这件事给定好了。

    莫晋一怔,随即连忙道:“你放心,我借了不少钱。”

    换做原身或者是上辈子年轻时的唐哲宁,听到这话肯定要说不吃了,或者过后想办法帮他把钱还了,但站在这里的是现在的唐哲宁。

    她皱了皱眉道:“你问谁借钱了?”

    “导师。”莫晋一脸羞愧道。

    “那没事。”唐哲宁笑道:“你之前还说你导师对你像对待儿子一样,应该也不会催着你还钱。”

    莫晋这下是真的愕然了,他一脸不解地看着她道:“唐唐,你到底怎么了?”他女朋友以前不这么样的。

    唐哲宁有一瞬间的惊慌,又很快淡定下来。

    是了,自己怎么忘了,莫晋就是这样的人。他多疑敏感,她态度上略有变化,他就能够察觉。

    但是……

    “到底还吃不吃饭了?”不管怎么样,这顿饭她一定要吃到。

    莫晋抿了抿唇,帮她推开了餐厅的门。

    吃了差不多一半,莫晋到底还是忍不住开口道:“唐唐你……是不是谁在你面前说了什么?是你爸妈?还是那个相亲对象?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他的表情一瞬间有些阴沉。

    唐哲宁思考了不到一秒,就决定摊牌了。实在是她并不是擅长跟人虚与委蛇,尤其……对着这么像狗男人的莫晋,她实在是没有耐心。

    “不是谁跟我说了什么,而是我自己想通了。”唐哲宁道:“谈恋爱应该是一件让人开心愉悦的事情,为什么要这么辛苦呢?”

    多么简单的道理,上辈子的她却是身在局中看不清。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你跟你爸妈一样开始嫌弃我了。”莫晋道。

    “这一点你弄错了。”唐哲宁道:“我爸妈从来没有嫌弃过你,他们只是害怕,害怕身为普通人的我会被是修者的你伤害。”

    这一点,镇长夫妇比她父母要强。

    当初她父母是真的嫌弃狗男人家庭条件差,觉得她完全可以找个条件更好的。

    当然,这其实也没毛病,后来她也是这样觉得的。